Technologies和大唐移动完成了5G新空口互操作测试,日本准确掐到了韩国经济的七寸

C114讯
3月29日消息在日前召开的CCBN主题报告会上,大唐移动上海子公司总工程师王叶青做了主题为“智慧广电与广电无线网络建设方案”的演讲。结合下一代广电网络,大唐移动在产品方案、业务创新和价值重构等方面建树颇丰。据介绍,大唐移动的产品方案有六大核心优势,并结合广电网络特色,精心打造了多种多样的解决方案,将无线接入方案融合到了各行各业中。

2018年9月5日,北京–Qualcomm Incorporated(NASDAQ: QCOM)子公司Qualcomm
Technologies,
Inc和大唐移动今天宣布,双方按照IMT-2020推进组发布的5G技术研发试验第三阶段规范,完成5G新空口互操作性测试。测试使用了大唐移动提供的基站和Qualcomm
Technologies提供的原型用户终端。互操作测试在3.5GHz频段进行,采用基于3GPP
Release 15标准的5G关键技术,下行单用户数据传输速率达到1.38Gbps。

如果短期内日本不撤回禁令的话,韩国半导体制造厂就只能停工,或者即便不停工,使用替代原料进行风险量产,但是得到的芯片的可靠性问题必然受到客户们的强烈怀疑,无疑将会引起不小的业内地震。

图片 1

中国5G技术研发试验由工信部指导、IMT-2020推进组负责实施。5G第三阶段测试作为5G技术研发测试的最后一环,将为2019年展开的5G规模试验及预商用做好准备。

图片 2影响:
日本准确掐到了韩国经济的七寸

Qualcomm Technologies,
Inc.工程技术高级副总裁、4G/5G业务总经理马德嘉表示:”Qualcomm
Technologies和大唐移动完成了5G新空口互操作测试,再次证明5G产业链主要环节已经成熟。Qualcomm
Technologies一直致力于支持中国无线产业的长期成功,我们期待与大唐移动等领先企业进一步合作,共同推动5G商用进程。”

韩国经济的最大弱点是:它严重依赖出口的,其外贸出口占GDP比重达50%左右,其中半导体出口额又占韩国出口额的25%左右。所以,半导体财阀企业,如三星和SK海力士的公司营收状况,在一定程度上就是韩国经济的晴雨表,是毫无争议的韩国经济命脉。

大唐移动5G产品线副总裁王利博士表示,5G正在加速迈向商用实现,大唐移动和Qualcomm
Technologies一直以来的深度合作,加速了技术成熟和产业推进,也显示了双方在各自5G产业领域的领先地位。未来,大唐移动将和Qualcomm
Technologies继续深化合作,共同推进5G产业的成熟,并拓展5G创新业务应用,为5G的成功商用贡献力量。

过去一年多,全球半导体行业本就进入低谷周期,三星们也不例外,在这样的时候再对它们来个釜底抽薪,对韩国经济的伤害性就会立竿见影。

大唐移动作为我国自主创新的核心厂商,在5G测试研发阶段,全面参与标准制定,在大规模天线与波束赋形、新型多址、超密集组网等5G标准化领域处于国际领先水平;同时,大唐移动也推出了基于3GPP全球统一标准的全系列5G商用产品及解决方案,助力我国5G技术试验和规模试验网的部署,为未来5G商用做好全方位布局准备。

相对其他行业,半导体行业还有一个独特的特点: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完全掌握半导体行业的全产业链,但是相对而言,美国和日本掌握了设备和材料的上游产业链,所以对这个行业的控制性较强。

目前,全球5G试验和测试正在加速进行。Qualcomm
Technologies正与全球众多运营商及OEM厂商基于其5G移动测试平台和智能手机参考设计展开合作,为支持预计于2019年推出全球首批5G网络及终端做好准备。
图片 3

被限制的材料是氟聚酰亚胺、光刻胶、高纯度氟化氢。光刻胶对光刻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氟化氢气体是DE工艺中非常重要的原料气体之一。

日本直接切断了半导体原材料的供应,就会让三星们陷入“巧妇难为无米之炊”的境地。因为任你三星工艺能力再强,强到都可以把英特尔拉下马,强到可以让台积电紧张,但这都没有用,不给你材料,你的生产线就只能停工。

有人可能会问:日本不供应,从其他国家买不就可以了吗?

这就又涉及了技术上的一个问题:原材料供应方变化导致的芯片良率损失。

半导体行业和其他行业不同的一个特点就是,原材料上一丁点改变都有可能会对产品良率造成影响,由于半导体制品的昂贵售价,即便是0.1%的良率损失,折算成金钱都是非常巨大的数字。

事实上,在芯片生产的上千步流程中,每一个机器使用的零件供应商、每一步使用原材料的供应商,都是严格指定的,不允许随便更换。

如果有特殊需求需要更换,则要经历严格而又漫长的认证过程,以认真考察对工艺、良率以及产品可靠性的影响。

而日本切断供应以后,三星已购买的原料库存仅仅能够再支撑两三个月,这么短时间想要找到光刻胶和氟化氢这么重要原材料的替代商家并认证结束,难度无异于登天。

所以,如果短期内日本不撤回禁令的话,韩国半导体制造厂就只能停工,或者即便不停工,使用替代原料进行风险量产,但是得到的芯片的可靠性问题必然受到客户们的强烈怀疑,无疑将会引起不小的业内地震。

一旦停工的话,受供需关系影响,存储芯片价格大概率会上涨。

日本高科技产业远远没有衰落

在日韩贸易战开打前,有一种声音在业内广泛流传:日本已经在半导体、芯片以及显示面板领域没落了。

但是经过和韩国的一战充分证明,日本在更上游的半导体材料及设备领域保持了极大的优势。

据SEMI推测,日本企业在全球半导体材料市场上所占的份额达到约52%,而北美和欧洲分别占15%左右。日本的半导体材料行业在全球占有绝对优势,在硅晶圆、光刻胶、键合引线、模压树脂及引线框架等重要材料方面占有很高份额,如果没有日本材料企业,全球的半导体制造都要受挫。

放眼望去,半导体材料几乎被日本企业垄断,信越、SUMCO、住友电木、日立化学、京瓷化学等。

在靶材方面,全球前6大厂商市占率超过90%,其中前两大是日本厂商Shin-Etsu和SUMCO,
合计市占率超过50%。

硅片方面,全球硅片行业形成日本信越化学、三菱住友、德国世创、韩国LG四大供应商垄断格局,占据全球超过90%以上的硅片供应。其中,日本信越半导体占27%,日本三菱住友占26%。

光刻胶,主要包括PCB光刻胶专用化学品、液晶显示器光刻胶光引发剂、半导体光刻胶光引发剂和其他用途光刻胶4大类。目前,半导体市场上主要使用的光刻胶包括
g 线、 i 线、KrF、 ArF 四类光刻胶,其中 g 线和 i
线光刻胶是市场上使用量最大的。

市场上正在使用的KrF和ArF光刻胶核心技术基本被日本和美国企业所垄断,产品也基本出自日本和美国公司,包括陶氏化学、
JSR株式会社、信越化学、东京应化工业、Fujifilm等企业。

韩国是纸老虎?

在日本祭出杀招后,有媒体喊出了“韩国是纸老虎”的论调,毕竟日本一咳嗽,韩国就面临扎停产的尴尬。但事实上,日本在材料学的底子确实非常雄厚,但并不是离开它只能等死。

日本的高纯度氟化氢市占率高,很大程度上只是因为韩国长期使用日本氟化氢,并且韩国半导体市占率就那么高。

韩国不产高纯度氟化氢,更多是过去政府和环境、居民团体的限制而已。8年前韩国忠南地区的材料企业就生产出了99.99999999%纯度的氟化氢,这比现在日本拟禁止出口的99.999%氟化氢的纯度还要高许多倍,但因在地居民的反对和法规限制漂流、作罢。

目前,三星、SK开始测试自家产的氟化氢,其自家产品预计六个月后可以投产。当然,换新的氟化氢,单单测试就需要3~6个月,测试结果也不能保障,还得不断调试,下游良品率下降是不可避免的。

去年11月韩国政府和企业就通过自己的情报网获悉日本的计划,相关企业也提前储备了4个月的库存。这次事情真正爆发,韩国固然不情愿,但也并不避战。政府已宣布全面支援扶持相关材料企业,事态长期化的结果只会是韩国企业的“脱日本化”。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