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商的出现让传统零售业者倍感压力,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在7月2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

[电商的出现让传统零售业者倍感压力,O2O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时代开启,科技元素加入其中,实体零售商频频转型。]

10月26日晚,“校傲未来,职得自豪”暨大唐移动2016校园招聘宣讲会在清华二教礼堂举行。来自清华校内外的百余名学生到场参加活动,全场热情高涨;大唐移动执行副总裁、人力资源部总经理以及战略规划部总经理等企业高层领导也都来到现场助阵,向全场优秀英才发出了诚挚的邀请。

7月23日,在国务院新闻办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辛国斌表示,全国携号转网推广技术方案已确定,网络系统建设改造、网间联调联测及服务提供等工作也正在统筹推进。

从最初的小型百货店、专业专卖店到之后的大型购物中心,新中国成立70年来,零售业发生了巨大的业态变化,并购潮也使得各区域的零售企业资本重组,市场格局发生变化。

从第三代移动通信标准TD-SCDMA起,到4G
TD-LTE,再到5G,中国人用十余年的时间追赶了西方通信百年的发展,而这十年的逐梦历程也正是大唐移动成长和发展的轨迹。大唐移动凭借着坚定的信念和不懈的努力,撑起了民族通信产业的脊梁。如今,通信领域的竞争日趋激烈,能够提供万物互联、无缝覆盖、低时延高可靠、超密集组网等特性的5G技术,将成为推动新一轮产业升级的关键技术之一。

工信部信息通信发展司司长闻库在7月2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五个试点的省市共计完成了230万用户携号转网工作。根据公开资料,这五个试点省市为天津、海南、江西、湖北、云南。

而最大的变迁则缘于电商的出现让传统零售业者倍感压力,O2O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时代开启,科技元素加入其中,实体零售商频频转型。

对于未来发展,作为在移动通信标准及技术领域持续领先的企业,大唐移动也早早启动了5G的相关准备:积极成为IMT-2020推进组的核心骨干成员;参与5G需求的制定;牵头大规模天线(Massive
MIMO)、非正交多址接入技术、超密集组网、低时延高可靠等关键技术的专题研究,取得突破性进展及成果。在接下来的这场全球性技术博弈当中,大唐移动诚挚地邀请高素质、高能力的人才加入,共同为5G技术和产业发展,为我国自主创新科技成果、为我国移动通信技术在国际上绝对领先,贡献自己的卓越才华,成就自己的价值。
图片 1

今年3月5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年底前在全国实行携号转网。两个月后的5月14日,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部署进一步推动网络提速降费,要求11月底前在全国全面实施“携号转网”,深入做好准备工作。7月即将过去,距离李克强总理提出的截止日期只剩下4个月时间。

传统百货的辉煌与外资的进入

运营商进展

几十年前,零售业主要以小店和专业专卖店形式存在,百货可谓是当年相对综合且高级的实体零售场所。有一些老人回忆,在“三转一响”的年代,到百货大楼购物觉得是很体面的,一般的日用品都是在夫妻店购买的,而且那时候的百货店和现在的购物中心完全不同,商品比较统一,并没有太多个性化产品,一家百货店从衣服、食品、照相机到钟表等都有。

移动:目前基本完成计费系统改造,联通:11月底可上线携转系统

第一百货、第七百货、第九百货等都应运而生,在并没有太过于细分的零售业态,也缺乏网络覆盖的年代,街边小店和百货是实体商业的主要消费场所,不少老人都见证了数十年前百货业的辉煌。比如上海的淮海路、四川北路等当年都是以各类百货店为主力业态,至今还能看到些许痕迹。

7月23日,中国联通研究院院长张云勇接受新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携号转网涉及面广,复杂程度高。不仅运营商需要改造网络、IT系统、业务平台和用户数据库,运营商之间的联调联测,更涉及互联网公司相关服务的同步实现。运营商将在主管部门的统筹安排下深入落实各项工作。

不得不提的当数王府井百货。王府井集团前身是享誉中外的“新中国第一店”——北京市百货大楼,创立于1955年,是新中国历史上第一座由国家投资、建设的大型百货商店;1990年成立企业集团,在北京市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中实行计划单列;1996年在中国市场率先推进百货连锁战略,实现现代零售业转型。

他表示,在试点过程中还发现了很多非技术性问题,比如运营商之间的结算、如何建立可实现全网数据同步的第三方集中数据库系统等,需要推动行业甚至包括互联网公司同步实现。另外,有些严重影响用户感知的问题需要解决,如短信验证码无法正常接收、用户无法通过第三方平台正常缴费等问题,这些问题都是在携号转网过程中遇到的难点。

随着零售市场的发展和进一步开放,到了上世纪90年代左右,沃尔玛、家乐福、麦德龙、罗森等一批外资零售巨头开始进入中国市场,而这批外资巨头多以合资形式开启在华业务,锦江、百联等本土大型商业企业则成为了这些外资零售商的最初合作伙伴。

不过,尽管存在种种困难,“11月底肯定可以如期上线”。张云勇说。

“这些外资巨头的进入使得中国零售市场的业态变得更加细分,比如原本消费者都认为买东西不是百货店就是普通超市,而沃尔玛、家乐福和麦德龙这类外资巨头的出现让消费者看到了原来还有大卖场——这个相对于标准超市而言,面积更大且货品价格更便宜的零售业态。而罗森等一批品牌的进入则带动了便利店、折扣店等‘小而美’业态的发展。同时,市场格局也有了变化,外资零售商开始占据中国市场的一席之地。”资深零售业分析人士沈军指出。

同日,中国移动内部人士向新京报记者表示,其实自去年以来,运营商就着手为携号转网做准备。今年3月以来,这一工作不断提速,近期中国移动已经配合工信部做了多次联调联测,并初步完成计费系统改造等工程。

资本运作潮

“携号转网在技术上并不是难题,但携号转网是一项系统工程,还涉及金融、互联网等企业,需要工信部牵头进一步完善携转后的用户体验”。上述人士透露了关于携号转网接下来四个月的主要工作。

零售业有个区域化的特征。TESCO曾在报告中指出,中国零售市场各区域的差别很大,消费者的喜好与货品的供应链都不同,因此要统一管控且自己一家一家去开店很有难度。

上述人士表示,对于运营商来说,最主要是测试工作,在测试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

这份报告显示出,当零售企业发展到一定程度,需要做扩张发展时的难度——不仅仅是成本问题,而是区域化差异太大,很难一下子覆盖并管控。于是,通过资本手段融资并收购成为过去十几年甚至二十年内,中国零售业的又一大发展特征。

图片 2已制定系统建设改造联调联测时间表,还有4项工作要推进

首先是涌现了一大批零售类上市公司,比如王府井百货(600859.SH)1993年改组股份制,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而永辉超市(601933.SH)、联华超市、人人乐(002336.SZ)、中百集团(000759.SZ)、步步高(002251.SZ)、高鑫零售、三江购物(601116.SH)等零售类上市企业也不断涌现。

7月2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闻库表示,为了落实好携号转网工作,今年两会后,工信部第一时间组织三家基础电信企业和中国铁塔公司,制定了系统建设改造、联调联测、提供服务三阶段的工作时间表,部署在全国推进携号转网工作。目前各项工作正在有序地推动。

有了资本介入后,并购潮开始了。

要实现用户携号转网“转得快、用得好”的目标,闻库表示,接下来还需要从四个方面进行工作。

第一财经记者了解到,2013年,王府井集团控股股东——王府井国际,收购中国春天百货集团,使全国布局的百货连锁版图迅速扩张。步步高集团则与湖南家润多超市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协议,收购家润多22家经营权及门店资产——这些门店主要分布在长沙、益阳、常德、衡阳、郴州等地,重新开业后将变成步步高门店。华润系可谓是最喜好收购的企业之一,从1983年算起,华润集团公开的大小并购案例多达上百宗,行业涉及能源、零售、医药、水泥、金融等多个领域。最知名的当数华润系收购并整合国际零售巨头TESCO。

第一,在全国系统建设改造完成后,还需要组织开展全国联调联测工作,确保系统运行符合规范要求;第二,还要制定管理办法,目前已经起草完成了《携号转网服务管理暂行办法》,将明确携号转网服务办理的条件、业务流程、服务规范等内容,近期将会按照程序面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第三,还要加强与相关行业主管部门的沟通,共同推动银行、保险、证券以及互联网企业等第三方平台进行同步改造,确保用户携号转网后的业务体验;第四,要组织开展监督检查,确保健康有序的市场竞争环境,这是一项巨大的工作,从运营企业来讲,是非常重要的工作,对于用户来说,也是慎重的事情。因为手机连着银行、APP等业务,要逐步推进。

“这样的并购使得更多区域型零售企业走向全国市场,在较短的时间内实现了全国扩张。一些具有代表性的巨头企业出现,更多的中小型零售公司则成为了这些巨头的一部分。”沈军认为。

工信部在今年5月16日接受新京报独家采访时表示,携号转网前期试验已经为全国推广工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技术方案已经成熟,网络架构体系也已基本建立,业务经营初具规模,政、产、研、用各方积累了较为丰富的经验,全国实施“携号转网”已经具有较好的基础。

新零售时代的转型

工信部还表示,携号转网服务具有“一地提供、全网改造”的技术特点,因此,工信部将采取全国统一部署、各地同步推进的机制。在业务开放时间上,除试点地区外,各省基本不会有明显差别。

中国零售业发展到近几年,随着电商的崛起,整个零售格局发生了颠覆性变化。在线购物在冲击了实体零售商的同时,也促使传统零售业者做出转型,而更多的电商巨头都陆续介入了实体零售企业的投资与合作,线上线下融合的新零售时代来临。

携号转网两大挑战:数据量大、涉及面广

“多年前我们看见门前飘过一个电商广告的气球,恨不得把它打下来。但现在我们不这样想,实体业者必须做出革新,要与时俱进,因此我们选择与阿里巴巴合作,建设电商业务。”银泰商业CEO陈晓东的一番话点出了银泰系的革新思路。

闻库在7月23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为了全面铺开实施携号转网,在网络侧还需应对数据量庞大、涉及面甚广的两大挑战。

于是,阿里系入股了三江购物、盒马鲜生、银泰商业、高鑫零售等,还与百联集团达成合作;腾讯则入股永辉超市并一同投资家乐福中国业务,随后腾讯又投资步步高;而京东则与沃尔玛达成资本和业务层面的合作。

他指出,携号转网要对三家基础电信企业的网络和运营系统进行必要的改造。我国有接近16亿的用户,如此大规模的工程,从世界范围内来看,也是前所未有的,如果把世界上的携号转网工作与我们国家的携号转网工作相比,就好比爬香山和爬珠穆朗玛峰的区别。

不少实体零售商还自建线上线下融合平台。2014年,王府井集团面对风起云涌的互联网时代,提出以创新为旗帜,开启“第三次创业”浪潮。大润发在多年前就开始打造飞牛网。

另外,携号转网也要对银行、保险、证券以及互联网企业的第三方APP同时进行改造。手机号码广泛应用在各行各业的信息应用当中,要维持原有的应用不受影响,需要各行各业的应用系统协同配合,确保用户携号转网后的使用体验。

除了拥抱电商,将实体店升级成更具有体验感的大型购物中心也是零售业者近几年的转型之道。

闻库表示,随着移动通信技术的演进升级,以及移动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手机号码已不仅是通信服务的用户标识,而且广泛应用在各行各业的互联网服务中,成为网络空间用户的“身份证”。用户更换手机号码不仅需要很高的时间成本和经济成本,还可能引发财产及安全风险。这种“矛盾”推动了携号转网的需求,这一服务就是要让用户可以在号码不变的情况下,自由地选择服务提供商。

“消费者体验正在替代商品售卖,成为消费者到购物中心的一个主要驱动力。同时以精细化的运营替代传统的资源依赖也成为购物中心可持续发展的一个重要驱动力。”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会长裴亮表示:“购物中心是消费者体验式消费的首选,是消费者追求新的生活方式和社群活动的主场。这些都是购物中心存在的最大价值,也是区别于电商的最大的优势。所以,要强化服务消费者的能力,洞察消费者,深入把握消费者的需求。在新零售时代健康持续地发展实体零售产业。”

中国互联网协会理事长、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此前在接受新京报采访时也表示,携号转网目前在技术上是能够实现的,但是会让“运营商的工作量和成本很高”。工信部在今年5月份的采访中也向新京报记者表示过,携号转网工作不说网络建设和系统升级改造工作量,光是建设完成后的测试项目,平均每省份就有近万个。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