坐落着阿海珐旗下的阿格核燃料后处理工厂,国际原子能机构将开始首次向银行交付低浓缩铀

摘要:哈萨克斯坦国际文传电讯社阿斯塔纳7月31日讯,乌里宾斯克钢铁厂准备在其厂区建设低浓缩铀银行。该企业具有40多年相关经验,低浓
–>

摘要:在法国诺曼底城市瑟堡以西25公里的阿格(LaHague),坐落着阿海珐旗下的阿格核燃料后处理工厂,很难想象在如此偏僻之处,聚集了超
–>

摘要: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近日,相关方面正式宣布,深受日本福岛事故冲击的法国核能企业阿海珐集团(Areva)将与法国电力公司(EDF)
–>

哈萨克斯坦国际文传电讯社阿斯塔纳7月31日讯,乌里宾斯克钢铁厂准备在其厂区建设低浓缩铀银行。该企业具有40多年相关经验,低浓缩铀将以丰度低于4.95%U-235的六氟化铀形式进行存储。

在法国诺曼底城市瑟堡以西25公里的阿格(LaHague),坐落着阿海珐旗下的阿格核燃料后处理工厂,很难想象在如此偏僻之处,聚集了超过5000名工作人员。

据法国国际广播电台报道,近日,相关方面正式宣布,深受日本福岛事故冲击的法国核能企业阿海珐集团(Areva)将与法国电力公司(EDF)合并。就此,法国凯捷管理顾问公司(Capgemini)总裁顾问莱温娜(Colette
Lewiner)在接受法广采访时肯定地表示,核能还是具备市场的。

在哈政府与国际原子能机构签署协议后,低浓缩铀银行仓库将迁至乌里宾斯克钢铁厂,并将在此储存90吨的六氟化铀。一年半至两年后,国际原子能机构将开始首次向银行交付低浓缩铀。

阿格核燃料后处理工厂的工作人员把运送乏燃料的容器叫做无懈可击的“大桶”:这个在《第一财经日报》记者看来更适合被叫做钢信封的容器,重达110吨,可以容纳10吨左右的核物质。

莱温娜指出,市场确实遭到了(日本)福岛事故的损害。一些国家,比如德国,决定走出核能。欧洲还有国家决定不启动核能,比如意大利。相反,有核能计划的亚洲国家、尤其是中国,面对福岛事故的第一反应是放缓,但现已恢复发展。南非也存在巨大的电力供应缺口,也想就核能招标。所以市场是存在的。法国在此领域享有众所公认的地位。

在密封后,此大桶在保护人们免于遭受辐射的同时,可以起到散热,并抵抗剧烈震荡的作用:该桶可以在半小时内,忍受800摄氏度高温,而且还可以从9米高的位置被扔到不光滑的地面上去。

莱温娜表示,法国电力公司不仅具有建造上的经验,而且也是经营方。如果想要在不增加温室气体排放上取得成功,达到限制全球气温增长的目标,就需要核能。所有分析预测机构都承认这一点。核能被列入理想能源组合。

就在踏进阿格核燃料后处理工厂的那一刻,有运送核废料的卡车正等待进入园区,卡车司机在驾驶室里面等着指令,平静得让人似乎忘记了车后装的正是使用过的核燃料棒。该厂工作人员对本报记者表示,这些卡车均是经过专门设计的。

今年6月底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访法之际,在中法两国领导人共同见证下,中核集团总经理钱智民与阿海珐CEO顾菲签署了《中国核工业集团公司与阿海珐集团关于后处理/再循环工厂项目合同商务谈判工作路线图的谅解备忘录》。

本次后处理大厂项目谅解备忘录的签署,标志着中核集团与阿海珐在该项目上的合作取得了阶段性的成果,进入了新的合作阶段。

在谈及有可能在中国建立一个核燃料后处理/再循环工厂时,包括法国高层在内的受访人员都力促本报记者去阿格核燃料后处理工厂看一看,并表示这有可能是中法在此方面合作的技术模型。

核燃料后处理工厂

阿格核燃料后处理工厂于1976年以来一直在运营,目前每年乏燃料后处理能力在1700吨左右,拥有处理目前世界轻水反应堆乏燃料总量近一半的后处理能力。

法方工作人员卡罗琳娜对记者表示,阿格核燃料后处理厂所处理的核燃料来自法国本土和其他国家,其中包括德国、比利时、瑞士、意大利、西班牙、荷兰,还有亚洲的核电大国日本。最终,经过处理后的不可回收反射性废物部分会被送回上述核燃料来源国。

2015年之前,有总量超过32000吨使用过的核燃料在该厂进行了后处理,其中有70%来自法国,17%来自德国,9%来自日本。

进入阿格核燃料后处理工厂之前,要进行全方面的保护措施,包括穿上防辐射的白色套服并测试辐射含量,不过法方工作人员解释,乘飞机一次中欧旅途的辐射量,已远远超过在该厂工作全年的辐射含量。

进入阿格核燃料后处理工厂后,记者看到,阿格的四个四米深蓄水池的容量可以将50个反应堆的内核都浸泡在其中。尽管看着平静又祥和,巨大的蓄水池下面都是核燃料棒这一点让人始终无法放松警惕。

如果工作人员掉进去怎么办?

法国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水可以在一定程度上屏蔽辐射。当然,不鼓励掉下去之后在里面潜水。实际上可以看到,在装卸方面,大部分的工作是由人控制的机器人(手)来完成的。

在水中浸泡后,在1.5米厚的抗辐射混凝土墙保护之下,穿着防护服的员工切割使用过的核燃料棒。

简单而言,从乏燃料棒中,可以提取并驯化使用95%~96%的铀和约1%的钚,最终剩余废料在3%~4%,这些最终废料将被熔入玻璃之中,待最终存储。

随后,阿格厂所提取的钚将被送到阿海珐在法国东南部的梅洛(Melox)工厂,并在那里生产MOX燃料——这是一种钚和使用过的铀的混合物,而法国电力的58个反应堆中,有22个(马上变成24个),都会使用这一燃料。

实际上,在核燃料循环利用方面,法国很早就开始乏燃料处理工艺设施的建设,在上世纪60年代末转向民用之后,又得益于1973年石油危机对核电能力的强化建设,其燃料处理和储存成本已经趋向合理(在0.1美分/kWh,同美国差不多)。而采用利用乏燃料再循环生产核燃料的好处是,既可节省25%左右的天然铀资源,又可以简化储存方式。

在采访中,法方工作人员对记者表示,目前中方的核废料存储压力虽然还没有出现,然而不循环使用铀,经济和环境上都多少让人感到可惜。由于中国的核电建设计划远大,未来这种压力或许会出现。

急需新订单

不过,阿格核燃料后处理工厂现在也面临订单急剧减少的压力:由于福岛事件发生,全球不少国家都在重新考虑其核电愿景。

根据近期媒体报道,阿格核燃料后处理工厂的国际客户们在福岛事件之后全部消失了,此前曾经计划以阿格为模型的在日本六所村(Rokkasho)建立的核燃料后处理工厂目前也希望渺茫。

其唯一的客户,也是法国国内巨头——法国电力,还给阿格核燃料后处理工厂施压,要求他们降价。阿格核燃料后处理工厂负责人奥布莱特认为,希望在5年内降价15%。阿格核燃料后处理工厂在2014年包括“再加工、物流和退役”服务的收入跌至15.3亿欧元,占阿海珐整体营业额的18%。

与以往年处理1700吨相比,2015年,阿格核燃料后处理工厂预计处理1205吨使用后的核燃料,其中,仅有25吨来自于国外。

在此情况下,锁定与中国的新合作,对于阿海珐和阿格核燃料后处理工厂而言,就显得尤为珍贵了。

要看到的是,中国在建核电站数量已占全球四成,乏燃料后处理能力的确急需提上议程。

相关文章